台湾嘉南药理科大教授汪中文:《孝经》读记

2019-11-08 23:56

  汪中文:我来之前,台湾的报纸做了一个调查,这个调查里面它呈现了一个数据非常有趣,它说台湾的国民调查了幸福感,台湾的国民对幸福感的指数只有31,如果以成绩来讲几乎是在下线。比如台湾经济的情况,就目前来讲整体国民收入还OK,但是因为失业率攀升,包括家庭不和谐,包括亲子关系紧张等等因素导致国民幸福感指数相当低,比一般我们所讲的中产国家偏低。

  就这个过程,当时简单的有了一个讨论,这个讨论的过程中基本上是归咎到四个字,就是所谓的不公、不义。这个表示什么?表示我们物质条件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它要求的社会已经不再是满足个人的需求,他是希望整体的社会是一个和谐的社会,这样一个和谐的社会在精神的层面、在法规执行的层面要求的就会比较的严格,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所谓的社会脱序的现象基本来自于执法的不公。

  如果我们回过头来 回溯这种执法的不公,其实是跟某些传统概念有些许的关联。儒家讲“亲亲而人民,人民而爱物”,所以基本上我们的爱是有等差的。换言之就是你跟我之间有血缘的关系,那么这个法则执行的时候就有一个游离的空间,这就是我们所谓的人情。

  上课时候我常举例子,因为我们跟学生之间是有情感的,这个学生如果比较用功或者跟我比较接近的时候,我在上课的时候他还在睡觉,我就会说“你看这个学生多用功,连睡觉都在听我上课”。如果跟我没什么关系,或者我看不太顺眼的学生,我上课时候他睡觉我就会骂“我那么认真上课,他还在睡觉,这是什么学生”。上课是一件事实,但是我们情感投入当中的进行解读就会有所不同。所以在台湾常常有一句话律是干什么的?法律是拿来修理人用的,本来我们定法律是要保护人的,可是今天我要修理你的时候,我就拿法规来约束。这样一个情况,台湾社会幸福感指数很低,其中很大一个因素是来自于所谓的不公不义这样一个情形。

  第二个状况,我们在台湾的推动里面,是想要消弭这一类的现象,所以这几年下来,台湾推动大学的教义或者高中以上教义的时候我们叫公民素养,也就是说一个人进入社会作为一个公民的时候应该有一个基本的教养。这个基本的教养在台湾提出了五项:第一项是讲求伦理,也就是说伦常的要求是我们希望在学校的教育当中让学生能够从其中理解。第二项是民族。第三项是科学。第四项是美学,也就是说我们在生活当中,你在美感的经验或者美的欣赏或者艺术的陶冶,就这一块台湾花了相当多的精力去处理。比如我服务的学校,我们是私人的学校,一般老板在投资的时候会讲求成本效应,但是我们的董事会认为美学教育对学生影响很大,所以我们一年大概有4-6个档期做艺人表演。我来之前,我们刚开幕的是国际板画展。再早一期是台湾早期书法跟绘画的展演。我们希望学生在这个校园里能够涵养他个人的情性,让他出了校园之后,到社会上至少他在处理事物时候本身有美的这样一个经验。第五项是媒体,在座有很多媒体的朋友,台湾的媒体有相当多的乱象,正常的事情基本不见得会报道。那么究竟我们在阅读媒体当中需要有什么样的一个态度?

  譬如说,在民族的社会里面,新闻媒体是一个非常重要,就是本身表现出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但是如果媒体有立场,那么这个在社会里就会产生一个若干的问题。台湾的媒体有线台是蓝色的。所以当媒体它有颜色的时候,那么对同样一件事情的报道笔下的描述就会有所偏颇。所以我们在媒体教育当中就希望能够让学生认真的从媒体的字里行间里面读到一个比较正确的判断。希望透过这样一个公民素养能够让果民本身在将来进到社会之后,至少他能够做到一点,就是不要成为别人的拖累。这是我简单的就刚才我们所提的一个议题把我所能理解到的做了简单的叙述,可能观察得不是很好,请各位多批评指证。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